投梭师的一双巧手可以摸到手腕内侧



商悦传媒   2019-04-06 22:51

导读: 目前,成都商报我最喜爱的博物馆票选活动正在进行。昨日,蜀锦织绣博物馆馆长钟秉章向读者们拉票,请投蜀锦...

  目前,成都商报“我最喜爱的博物馆”票选活动正在进行。昨日,蜀锦织绣博物馆馆长钟秉章向读者们拉票,“请投蜀锦织绣博物馆一票。”

  三种参与方式:一、直接打商报热线投票;二、直接@成都商报 新浪官方微博参与投票;三、发送商报电子邮箱参与投票。

  蜀锦,是古蜀国的招牌,也是现代成都的“名片”,它沿着丝绸之路名播海外,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友人,素有“寸锦寸金”的美誉。与精细的蜀绣相比,蜀锦这种用织机锻造的美是繁复而盛大的……日前,在成都发现的西汉蜀锦织机震动了考古界。

  昨日,成都商报博物馆周末直通车也带着商报热心读者,来到浣花溪畔的蜀锦织绣博物馆,在这里见到了最后一台在用的清朝蜀锦织机,还体验了织造蜀锦的工序之一—打纡。

  蜀锦织绣博物馆馆长钟秉章说,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成都有织机3万多台,织工5万多名。春熙路、东大街各大绸缎铺里临门码着大量的绸缎,来往身着锦缎华服的、芙蓉花下送亲队伍体面的嫁妆……都有与蜀锦密不可分的缘分,“这是那时全城最大的一个行业。”

  钟秉章说,蜀锦的影响之大,从种种称号就可见一斑,“三国时期诸葛亮十分重视蜀锦发展,在成都设‘锦官’专管蜀锦生产,成都也因盛产蜀锦而得名‘锦城’‘锦官城’,环城的河流被称为‘锦江’,所以有了‘锦官城外柏森森’,也一直沿用至今。”

  蜀锦织绣博物馆的前身是拥有60多年历史的成都蜀锦厂。昨日,成都商报的读者们走进博物馆,一声声木架相撞声音传来,循声望去,馆内一台蜀锦织机转瞬之间,织出红底绿花。这台现代版的蜀锦织机和旁边最后一台在用的清朝蜀锦织机大同小异,两位织锦师正在紧张作业。

  这种作业的织机叫小花楼木织机,长6米、宽1.5米、高5米。那些红色的丝线叫经线,有九千六百多根,梭子里彩色的丝线叫纬线,经纬交织就能织出锦。解说员介绍,小花楼木织机大致上可以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提花装置,在织造之前,蜀锦工人将设计好的图案按照相应的顺序编结成花本,采用的是最为古老的结绳记事法。然后,再将花本过渡到提花装置上,带动经线的上升和下降来形成图案。另外一部分叫投梭装置,记者看到,在投梭师扬帆的巧手下,梭子飞速地在经线中穿梭,因为着线位置不同,就有了不同位置的显色。解说员介绍,这些投梭师的手必须很灵活,灵活到可以摸到手腕内侧。

  在现场,投梭师扬帆和挽花师李泊黎正在操作机器。坐在高高花楼上的是挽花师,他控制的是图案。他拉起竖着的纤线带动下面的中曲线提起需要显花的经线上升;与此同时,坐在下面的投梭师控制蜀锦颜色,扬帆踩下脚下的顺脚杆,带动面前的部分纵框上升和下降,将刚刚挽花师提起的经线形成一个开口。然后,她拿起相应颜色的梭子,投一次梭,用仓子打一次纬。就这样反反复复就形成了图案。蜀锦织造技艺十分的繁琐,两位工人合力一天工作8个小时,也就只能织出6~8厘米的锦,所以从古至今就有“寸锦寸金”的说法。

  蜀锦织造技艺没有文字记载,全靠师傅的口传心授。李泊黎告诉记者,他的师傅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贺斌,“他那时教给我的口诀是‘上花楼如猴上树,下花楼如鹰抓兔,眼观木雕,耳听窗响……’”